分享快乐 激发兴趣

——谈谈我对学生的深远影响

 一名教师不管他投身教育的时间是漫长还是短暂,总会对学生产生或大或小的影响,或深或浅的影响,或远或近的影响。我在长期的教学生涯中,不仅从学生的眼前利益出发培养各种能力,而且比较自觉地在追求对学生的深远影响,现在想来,这样的探索和努力是十分有意义的,也是值得反思的。

我以为,给学生传授知识固然重要,但是,从一个人终身发展的角度而言,在学生时代,培养他们的高尚情趣,无疑更为重要。此等认识,在学生往往看不分明,即使是教师,尤其是青年教师,也往往看不真切。可是,当我们年老时才深切地感到它非同寻常的意义的时候,已经晚矣。因此,我们还是要有超前意识,及早发现它的价值,那么,我们的教育教学工作就会减少盲目性,更多地考虑为学生终身发展奠好基,在语文素质的培养上花力气,而不是相反,只顾眼前的“急功”和“近利”。

由于学科的不同特点,它对学生的影响是大不相同的。苏霍姆林斯基曾说:“哪个学校里有一位优秀的数学老师,数学就会成为学生最喜爱、最感兴趣的学科,就会在许多学生身上发现杰出的数学才能。如果学校里新来一位有天才的生物老师,那么你等着瞧,两年以后就会出现成十个禀赋高强的生物学家,他们爱上了植物,在学校园地上入迷地进行试验和研究。”的确是这样,优秀老师对学生的潜移默化的影响肯定是存在的 ,如果我们的每一科老师都能够通过自己的教学活动,真的让学生热爱上你的学科,那将是多么功德无量的事情啊!各门学科的老师好像“汇合成了一种各自都在争取学生的思想和心灵的善意的竞赛”( 苏霍姆林斯基语),那确实是我们心目中最最理想的学校。作为一名语老师如何参与这一“善意的竞赛”呢?让他们将来都从文吗?都成为作家吗?显然都是不切实际的。我在教学实践中深深感悟到,语老师如果能培养起他们对阅读和写作的浓厚而长远的兴趣,那就问心无愧了,就是对学生终身负责了。

如何培养学生学习语文的浓厚兴趣呢?我喜爱用师生一同分享快乐的方法,来激发他们酷爱阅读和热爱写作的情感。 在语文课上,我经常要做这样两件事:

一是向学生介绍新书。我每讲到一篇新课文,总要将作者的代表作出示给学生看,比如教《论语》选文,则介绍《论语》全书,教《史记》选文,则介绍全本《史记》,教鲁迅杂文,则介绍他的各种杂文集。我喜欢收藏课文作者的集子,没有的就到学校图书馆借。课后,学生往往要向我借阅刚刚介绍的这部书,那就是我的快乐,说明这位作者得到了学生的喜爱,也说明我课堂上的教学也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不仅如此,我还经常将我新近购买的图书介绍给学生听,里面讲述的是什么内容,有何特色。还有意识交代从哪儿买来的。因为那时我在乡下教书,买书不便,常常需要托人代购或者邮购,如果得到一本梦寐以求的书,那自然是快乐无比的。学生听了,更加珍惜,读来更有滋味。想不到,若干年以后,好多学生告诉我,他们也喜爱逛书店,喜欢买书,喜爱读书。

二是向学生介绍新的报刊。现在阅读的渠道很多,可以上网阅读。但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阅读报纸杂志是获得新信息的重要途径。我经常津津乐道得把我从什么什么报刊上摘录的好资料在课上或者课后介绍给学生,久而久之,学生也对读报产生了兴趣,并且作笔记。我还把我自费订阅的十余种报刊介绍给他们,后来,一到报刊订阅的时候,我则乘机列出他们乐于看的报刊目录,这下子订阅的学生越来越多。若干年后,同学们告诉我,他们现在还在订阅,是《读者》的老读者了。

 

写作,许多人并不感兴趣。这给作文教学带来了很大的心理障碍。我除了在作文课上循循善诱之外,还做了三道“附加题”:第一,让学生一起分享我发表文章的快乐。在工作之前,我也没有发表过作品,但教学之后,我有意识进行练笔,逐步达到每月发表一篇“豆腐快”。文章一旦发表,我会马上贴在班上,让学生“挑刺”,找找毛病。当然毛病并不多,“醉翁之意不在酒”,我还有一个目的是想让学生感到写作不难,老师不也经常发表文章吗?久而久之,学生不仅爱上了作文课,还跃跃欲试,想投稿了。我则帮助修改润色,向学校文学社的杂志推荐,向报刊推荐,果然,有的作文也发表了,学生开始品尝成功的快乐,这样,我的作文课变得越来越有吸引力了。再后来几年,我负责学校的文学社,依然采用此法,果然,每期文学社的杂志竟然有1/3的作文被报刊发表了,社员们写作的热情空前高涨。若干年后,我发现好多学生的写作能力比较强,也经常读到他们的作品。有的同学当上了企业的“老总”,讲话稿总是亲自写。第二,让学生一起来互品日记。说起来也是巧合,我真正开始坚持写日记,是参加工作的第一天,和我的第一届学生同时起步。由于我的指导有恒,定期收阅、评讲,学生看到老师也在写,且不断写,于是并肩携手向前。我们经常在日记中交流写作的甘苦和生活中的甜酸苦辣,学生也就容易在日记中讲真话,抒发真情,日记质量越来越高。我评讲日记,注意帮助他们保密,不适宜公开的肯定不公开,同样,学生也尊重我的日记隐私权,该公开的他们才公开。在这样非常融洽、和谐的氛围中,每一个学生都能做到坚持天天写日记。我在三年后,收获了学生优秀日记选12册,日记一得集2册。我于是结合平时的教学思考和积累的日记资料,写成一本《和中学生谈日记》的书,书中大量引用了我的学生的日记,后来他们读到此书,特别兴奋。许多同学都把这本小书作为案头书后珍藏起来。令我高兴的是,我教过的学生走上社会之后,给我来信,经常说的事是告诉我现在仍在写日记见面以后总少不了日记话题,有的学生还将日记延续到他们的孩子身上,真让我喜出望外。第三,让学生参加文学社活动。我担任学校三月文学社的指导工作近十年,具体负责编辑《三月》杂志,开展文学活动。由于学校领导非常重视,经常邀请一些作家、编辑来校讲学,组织社员采风,所以,社员写作的热情高涨,投稿踊跃,我班的学生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一有空便帮助修改稿子,得到的锻炼机会更多一些,发表的习作也更多些。十多年过去了,许多学生对当年的文学社活动特别怀念。有趣的是,有好些其它班级的社员走上工作岗位,见到我就像见到自己的老师那般亲热,其缘分就是中学时代的文学社的影响。

我之所以在工作之初较早意识到我们的工作会对学生产生“深远影响”,主要是因为受了一本书的启迪,即1985年语文出版社编辑的《专家作家谈语文学习》。该书一共收录了44位名人的文章,其中有茅以升、苏步青、陈景润、张广厚等科学家的回忆录,大量的是著名作家深情怀念中小学时代语老师的文章,我是第一次在心灵深处被那几十位作家对语老师的崇敬之情所打动。这本书后来成了我对语文教学的热爱之源、力量之源,对从事这项职业未来的追求之源、向往之源。现在,触发我写这篇小文的是我又读到一本内容完全相同的新书《名家谈语文学习》(200710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书中70多位各界名人大多是古稀老人、耄耋老人,可他们一谈起少年时代学语文的往事,是那般如数家珍,满腔感恩之情真是喷薄而出。于是,我建议青年教师也来读一读这部书。可以想见,只要我们肯在学生语文素养上下真功夫,下“慢”功夫,下大功夫,熏陶渐染,润物无声,那么,三、五十年之后,一定会有学生也来津津乐道你对他们一辈子的影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