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于预设 精彩生成

劳于预设  精彩生成


——关于有效评课的思考


 


江苏东台市教育局教研室  程韶荣(特级教师)


224200


 


新课程背景下的课堂教学,要辩证地处理好预设与生成的关系这一热门话题,人们已经讨论得比较深入,而对于评课中的预设与生成问题则涉及不多。其实,我们每个老师平时不仅经常成为被评的对象,同时,我们也经常去评论同事的公开课,评会教的教研课,甚或课堂教学大赛的观摩课。开课,是一种教学艺术的探讨和锻炼,但如果没有恰如其分的有效评课,那么,开课的效果也会大打折扣。怎样才能不断提高评课的能力呢?我认为需要具体讨论评课者的预设和生成问题。


在实际评课之前,我们常常带有自己的某些想法,它包括评课的理念和标准、对教材的理解和处理方式,其实这些对评课而言就是“预设”。同行评课时一般都有预设。这种预设的充分程度直接影响着评课时的“生成”,即评出新意,评出质量。所以,要想在评课时出现充满创新色彩的生成,,必须要有非常充分的预设。预设内容可以包括两个方面:


(一)理论预设。对新课标和新课程理念的学习和研究。我们常常看到许多评课者评课很精彩,原因在于他们对对新课标和新课程的理念烂熟于心如谢庆华老师评点一位老师执教《背影》时指出该课的三个优点:1、珍视与自己不同角度的观点,接纳了学生个性化的独特感受;2、课堂有动态生成性;3、课堂有挑战性、创造性。这些看法都是学习新课标后内化的结果。我们对新课程的理解不能浮于表面,在运用新理念时才不会流于形式。理论预设的是否有效,就看理解得是否深刻。比如山东张伟忠老师在一次优质课发表的评点意见中指出:这次大赛还暴露出不少缺点如“虚泛化”——小组合作学习成为教师为博取评委好感的形象工程;“模式化”——徒有其华丽的导入和高昂的结课,中间浅尝辄止;“模糊化”——棒、非常棒等溢美之词不绝于耳,好在何处却缺席了;“单向化”——师问生答的表演,缺乏多向对话;“零散化”——寻美段,赏名句,品雅词,各说各的,各评各的。这“五化”都是对新课标的误读和曲解。张老师能捕捉到这些现象并予以精辟的分析,源于对新课标的深度解读。此外,这些评课者还善于学习研究读写新理论,如建构主义学说、对话理论等。


(二)教法预设。要有对教材教学目标的准确定位,对教材教法的初步思考和建构。我们时常看到有的评课者对执教者的课提出许多苛刻的批评,要么没有重视读,要么没有重视文本探究,要么没有重视拓展迁移,要么没有重视读写结合,如此等等。总之,无论什么课他总会挑出几条批评意见。这样批评的结果必然导致语文课面面俱到,超负荷运转,课堂教学效益低下。反之,如果我们事先对课文的教学目标有一个相对比较客观的定位,那就会在评课时对本堂课的容量、重点难点突破作出切中肯綮的评价。如吴疆老师对一位老师的《五柳先生传记》的评点:“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这句包含着深厚的人文意义的名言,应当是教学重点。而《教学设计》轻易放过了,……在一个问题是关于“幽默小传”的写作。上边《教学设计》安排有让学生写“幽默小传”的训练,似乎是教学重点之一,这有些欠妥。”这些对原教学目标的推敲之所以有道理,就是基于对教材和教法有深入的钻研,预设工作做在前,才会言之有理。


听课之前,我们有了比较充分的预设,就为评课时的生成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要想在评课能“生成”出有创新色彩的点评意见,需要注意以下几点:


生成,需要建立平等意识。评课,需要营造一种宽松和谐的氛围。由于被评者的情况复杂,有的与自己的教学能力相当,可以自由批评。有的可能低于自己,对此我们既要本着关爱新人、扶掖新人的大度情怀去热情地褒扬其优点,善意的指出其有待改进之处,又要从新人的课中去发现亮点,发现有研究价值的东西。因为年轻人框框条条少,反而容易出新,但未必是理性的。而对于教学能力高于自己的老师,既要虚心学习,吸纳所长。但同时也不要迷信强手,畏惧权威,不敢切磋。因为教学艺术是无止境的。比如名师李镇西上了《给女儿的信》之后,江苏私立无锡光华学校王益民、梅洪建、河北邯郸11中焦美玲、四川成都盐道街中学外语学校魏智渊均提出了许多有益的意见,象魏老师就大胆指出:“注重情感熏陶是李老师课堂教学的最大特色。但是问题在于,情感熏陶在促进学生对课文的理解接受的同时,是不是也遮蔽了可能存在的对课文的批判反思?……苏氏的这种古典主义的爱情观还有多大市场?是否能够为当代人所接受?有没有应该检讨反思的地方?我们应该如何加以借鉴发展?正是在这些问题里,这篇文章的上法显示出了另一种可能性。”(《语文教学通讯》20055期)这里不仅体现了一种挑战精神,更可贵的是一种理性思考。


生成,需要敞亮自己的教学设想。在评课时一般总要首先肯定该课的特色,在指出其不足,这还不够。我们还可以就本堂课的教法提出自己的新设想,以引起进一步的讨论,激活我们的思路。比如程一凡老师对《闺塾》教学设计和教学片段的评点,就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补充了五个角度:演读、比较阅读、评读、学生赏读和问读。(《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061-2期)带着自己的思路参与评课,可以将研究引向深入,让不同的思路在思维的碰撞中各见其长,各显其短。但要注意,不要将自己的思路强加于人,教学思路是多元的,不是唯一的。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生成,需要对时尚的冷处理。许多评课者之所以能在评课时一针见血地指出这节课的“痛处”,犯了什么大忌,正是由于对目前的语文教学存在问题有自己的思考,而不是人云亦云,盲目跟风。比如在新课程背景下产生的新问题如现代教学技术的“度”的把握问题,阅读教学的文本分析与迁移拓展关系问题,课堂教学的“出彩”与“出色”的关系问题等,都有比较清醒的认识,就不会犯“误评”的毛病,不该张扬的而无限张扬,不该贬抑的却无限贬抑。比如余映潮老师对一位老师执教《珍珠鸟》的评点:“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个教学片段中教师运用的是目前比较风行的教学思路,就是在课尾进行迁移拓展。……这个教学片段又是可以重新进行设计的。可以把视点集中在“信赖”上面来开展阅读感受活动。”(《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064期)这一批评击中了要害,对为拓展而拓展的倾向进行了有效的矫正,从中也可看出余老师对教改走向的艰辛探索。浙江宁波万里国际学校中学邓彤老师对一位老师执教《滕王阁序》的点评:“‘出彩’是目前许多教师的追求。教学要出彩,教学更应该‘出色’。……吴老师的这一设计,吸收了新课程的许多理念和操作方法,希望吴老师在教学设计艺术达到相当水平之后,再返璞归真设计出看不出设计痕迹的教学方案来。”(同上)这样的评点切中了当前的流行病,只求课堂的热闹,不求课堂的实效。


生成,需要借助名师的理论和实践。对当代语文名师教学观的及时学习和消化,容易在评课时生成出许多新的观点。如冯起德先生在点评一位老师执教《项链》时就引用了于漪老师最近提出的语文课要追求“三动境界”(动听、动情、动心),批评“现在的语文课教得太理性,风行‘分析’,……刘老师的课是一次成功的尝试,也给我们有益的启示:语文课要生动一点,鲜活一点,而不是死气沉沉,像个病人。”(《换一个身份讲故事》见《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0611期)这样的点评既有现场成功的实例,又有名师的实践经验,让我们有了一个奋斗的理想,显得很有说服力。杨东俊老师在评第六届“语文报杯”全国中青年教师课堂教学大赛时就引用了于漪老师的五条教学经验,然后分析道:“这个经验告诉我们,对关键词句,需要的是‘重锤敲打’(注:这是第二条经验),为的是‘使它们溅出耀眼的火花’,而不是过多地在形式上转来转去。”都让我们深受启发。(《“矫枉”未必就要“过正”》见《语文教学通讯》20069期)


生成,需要一双发现的眼睛。评课贵在发现别人的课中的亮点,或者说创新之处、独到之处。反之,有的评课者被表面的热闹所遮蔽,还会将已经过时或者已经遭到反对的东西当作新事物津津乐道。要克服这一毛病,就要学会发现,善于发现,经常进行比较研究。如聂传安老师在一次评课时说:“我注意到这堂课多媒体的运用很有特点,当学生读《乡愁》时,悄悄地配上《二泉映月》和马思聪的《思乡曲》。……有的老师喜欢用图片诠释诗词,其实这是一个极大的误区,它以固定的图片扼杀了学生的丰富的想象力。”(《<乡愁>课堂实录及点评》见《语文教学通讯》200511期)又如褚树荣老师对一位老师执教《人的高贵在于灵魂》一课评点时说:“一篇课文到手,学生没有对它的篇章结构、思想内容、作者态度有一个初步的把握,就来‘你喜欢这段,你说说’,‘你喜欢哪句,你谈谈’,表面上充分尊重学生的阅读体验,实际上零打碎敲,‘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算哪里’,学生学了课文后既不会整合,也没有建构整体概念。从这一点来说,《人的高贵在于灵魂》一课如果下半堂课的拓展和迁移处理得紧凑、集中、适度一些,针对性更强一些,就是一堂好课了。”(《关于课文内容和教学内容》见《语文教学通讯》20069期)褚老师对“伪尊重”作了一针见血地批评,使我们对此现象能有一个清醒的认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