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味语文(4)两度赶考

1977年下半年,社会上风传要恢复高考,不再推荐上大学,人们议论纷纷。我在田间劳作,将信将疑。很快,我们得到了正式消息,真的要恢复高考了,这时距离正式考试已不到一个月。


生产队里好多人在报名,我还有点犹豫。队里具体负责的同志再一次征求我的意见,也就报了名。“政审“是要进行的,但已经不那么严格了,重在本人政治表现。我没敢报大学,只填报了中专。匆匆忙忙复习,又没什么资料,白天还要上工,晚上才能看看书,也没有任何复习班,完全凭一点“老本”,纯粹是一次“裸考”。


年底,全社700多人集中到唐洋公社参加中专预选考试,结果28人入闱,可去东台县城复试。


我们继续复习迎考。又隔了几天,我们来自“五湖四海”的考生(各人的职业不尽相同,年龄相距较大,大家多半也不相识)坐了同一挂车前往县城赶考。很快又揭晓了:28名考生只有2人录取中专!


落榜痛苦吗?当时,我们真的没有什么,因为绝大多数人都落选了,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们心态非常平和,操起锄头继续劳动。


过了个把月,传说有些人并没有劳动,还在埋头复习,准备下一年再考。我当时对考试不抱太大幻想。我母亲看我白天照样劳动,只有晚上看会儿书,劝我停止上工,全力投入复习。318这天,爸爸出差回来,可能是他听说复习的人比较多,就找我谈话,说人家好多预选都没选中的人还在天天复习,你怎么不当回事呢?此时距离高考仅剩三个多月,哥哥和妹妹也都诚心动员我。就这样,我终于下定决心,不再劳动了,一门心思复习迎考。


唐洋中学的复习班已经办了一段时间,每周日集中辅导一天。有一次,我到学校“大会堂” (临时辅导地点)一看,好家伙,济济一堂啊!来听课的年龄普遍偏大,“老三届”的较多,我属较小的。他们一般是有了工作的(做老师的不少)。我看到这群人,心生几分畏惧,我属于实力较弱的,书本已经丢了快三年了。填志愿的时间到了,我开始举棋不定,好多人见我复习时还行,都鼓动我报大学,家中也倾向于此,后来,我就报了大学(文科)。


在复习班,语文和数学是大课,只有政治、历史和地理是小班的。有一次,语老师布置了一篇作文《难忘的一课》,我写了一堂读报课,被季秀祥老师看中了,他在复习班上全文朗读。从此,很多考生对我熟悉起来。


在文科班,我和王进(他当时已是本校的数学老师,也是我表哥)、刘金田等,经常在一起复习。金田(后考取南京大学,现在中央文献研究室工作)后来还常常到我家去(他家在唐洋东南),我也常去他的家。


复习时最困难的是资料匮乏,有些人找到一套黄颜色纸的资料,我则没有。后来,大哥也想方设法借到了,就一页一页的抄,全部抄下来,厚厚两大本,再托人捎给我,真是雪中送炭!


有了资料,我复习的劲头足了,每天大清早,我就准时到潘堡河岸边,边走边读。文科要背诵的东西太多了,好多内容过去也没有学过,只好边理解边记忆。我徜徉在岸边,不断来回走动,活像个“行吟诗人”。对岸的农民只要到岸边开早工,就会与我隔河相望。时间久了,他们都知道我是在复习,有人戏称我为“书呆子”,后来也有人把“河东的书呆子”作为教育小孩子的范例。


高考的日子终于来临了,我在紧锣密鼓复习各学科的内容。考试的前一天,帮助我们复习地理的郝鲁怀老师专程来到我爸爸的宿舍(父亲供职唐洋供销社,我当时在那儿复习),又送来了一份他自己整理的资料,让我感动不已。


1978720,天气非常炎热,考场内没有降温条件,我也没有带水,着实燥热难熬。第一场考语文,题量倒不大,文言文里有一段翻译(当时还没有选择题),我一看傻眼了。原文如下:


上令封德彝举贤,久无所。上之,曰:非不心,但于今未有奇才耳!上曰:君子用人如器,各取所。古之致治者,借才于代乎?正患己不能知,安可一世之人!


语段中不少词语似懂非懂,只好根据上下文意翻译了一通,浑身直冒汗。文言文是我的弱项,中小学接触的古诗文太少了,现在突然冒出这样难的题目当然一时招架不住。


再看作文题第二次傻眼了:根据《速度问题是一个政治问题》的长文写一篇缩写。缩写?字面意思是懂的,但这种体裁从未练过,也只好硬着头皮写。


数学学科也考得糟透了,有些题型从未见过,有些知识点压根儿没有学过,现在来考我们,真是勉为其难。比较满意的是政治、历史和地理,背的大量内容派上了用场。当年没有考英语。


这次高考,真是一次实力的大比拼。虽然平时我在同班还过得去,因为我的“背功”下得足,但一些活题目还是显出了高下。考完了试,我再一次痛感我的整个学生时代学得太浅薄了,这又能怨谁呢?回到家,因为前面有一次落榜的先例,我也没有多少自信,就又照样投入了劳动。


1010那天傍晚,月亮早早地爬上了天空,我在田里拾着棉花,沉甸甸的围裙兜在胸前,腰着实有些酸。就在这时,队里传来好消息,说我考中了,我一时还真的难以置信,好事真的落到了我的头上了?


我回到家中,全家人都很兴奋,一看我的成绩倒还可以,总分370.5,其中语文73  政治90, 数学44, 历史80.5,地理83。当时本二分数线325分。如今初看各科的情况很可能会产生误解,其实政治这么高,都是我背出来的,临场发挥出来的,并非我的政治理论水平有多高。语文虽然不算高,但要达到80分实在太难了。数学尽管不及格,但也不是一塌糊涂,我还算个中游,及格以上并不是太多。


拿到了高考录取通知单(江苏师范学院中文系,现易名为苏州大学),这意味着我的人生之路从此掀开了全新的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