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访日记老人周森(王小峰)

511下午,与程韶荣老师一起前去拜访我市赫赫有名的日记老人周森。

程老师是我市中学语文教学研究员,也是知名的日记教育教学研究专家,自己也写日记30多年,可以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日记迷”。今日为何“老夫聊发少年狂”,要去拜访周老呢?程老师说:“东台街上卖旧书的,只要是关于日记的书卖,总联系周老。”这激起了程老师的好奇心,因为他实在不能相信还有人比他对日记痴迷。所以决心到周老家里探访。这是学习之旅、请益之旅。程老师邀请我同去,我分外愉快。 

周老家在新民大楼三楼,我们刚到他家门前的楼梯上,周老仿佛听到了,立即把门打开,出门和我们握手。家是老房子、陈设简单、朴实,可最大的特色就是书多——除了图书馆,没看到哪家书有这么多,用她爱人的话说——“书堆了三间屋”。除了书橱,其他书要么放得整整齐齐,要么捆起来堆放,用布盖着,丝毫不见凌乱。只知道周老写日记时间长,没想到周老也是个真正的“学者型干部”——现在有多少干部看书?有多少人能静下心来看书、学习?联想到周老开会,讲话从来没有稿,更不要读报告,要么脱稿,要么手抓几张纸条,出口成章,事例材料信手拈来,让人爱听,易记。“写日记要和读书结合起来,否则写不下去,”周老坦言。周老今年86岁,可是身材高大,颇似武夫。精神矍铄,声若洪钟,思维不乱,说话速度如年轻人,令人惊奇的是他的视力也很好,看字好像不费劲。这让我们暗中称奇,是长寿成就了他写日记的美名,还是坚持读书写作铸就了他的长寿? 

程老师最近在研究中国写日记达到六十年以上的人,所以他对周老如何坚持写日记非常感兴趣,也认真地写着笔记,其虔诚犹如小学生。我则在旁充当秘书、跟班了,负责拍照。周老拿出一大叠日记本,都是古旧、简单的装扮,他坚持了60多年的日记,从1953年开始至今,62年了,几乎一日未辍。几十本日记堆起来,大约半米高,让你不禁称奇——有文革前的,三年自然困难时期的,也有文革十年的,有改革开放的,一直到21世纪的今天。早期的日记,几乎是一年一本,周老完全按照年份逐年码齐。周老说:“文革时期,他的几十本日记本都被拿去检查,去看有没有问题。奇迹般的是,最后日记本都一本不少的返还回来了!”说到这里,周老脸上有了笑容:“他们拿走了日记本,我就另外拿日记本写。”周老写日记时间之长,令人啧啧称奇,周老略带遗憾地说:“我写日记断过两次,一次是17岁的时候,写了一段时间断了,二是1950年进城,写了一年多断了。不过,从1953年开始,就坚持写了,一直未断。我希望能写日记70年。”周老身体很棒,我们认为完全可能。 

看周老的日记,特别舒心,感到特别真实,也有一种美感——不让你感觉是一堆乱麻。他的字迹美观、清秀,颇有风骨。他写日记最大的特色是写专题日记,如2003年是三安日记,2005年是快乐一千天日记,2007年是数字日记,2009年是生命如火日记。每一个阶段都围绕一个主题或范围,这样就形成了系列。2010年,周老八十岁,开始写八十人生回忆,为此,他列了一个提纲,或者说日记的目录,如“一月师长教育我,二月领导指引我,三月亲朋影响我,四月真情感动我,五月环境陶冶我,六月生活磨砺我,七月工作锻炼我,八月写作升华(?)我,九月学习提高我,十月——,十一月错误鞭策我,十二月奖励激励我”。现在,这按月整理的日记,已然整理成十二个本子,等待出版了。周老说,出版不打算买书号,自己出版了给亲朋好友看看。我们都直言,还是国家帮助出版好,有很好的史料价值,是珍贵的资料,是历史见证,也是文化遗产。 

周老履历丰富,干过教育二十多年,做过实验小学副校长、东台县文教局副局长,是个老教育。后来被提拔到盐城市,担任盐城市政府副秘书长,处级干部。退休后回到东台,担任东台市关工委主任二十多年。写日记,对他的工作帮助很大,查找资料非常方便。据说,解放军进东台城的日期,实验小学百年校庆时,确定百年的具体日期,官方资料查不到,都是从周老日记里查到的。周老的日记,不仅有数量,坚持至今,更有质量和文采,这是非常不容易的。可见周老写日记之用心。 

关于写日记,周老还有些看法和我们分享,兹列如下:第一,日记要以真实为本,要有真情实感,不要赶时髦、完成任务;第二,日记可以有标题,比没有标题好。有标题,会围绕中心写,容易有质量。当然,不是其他事情不写。用重点事情作为标题,其他必须的写的内容照写;第三,日记以生活学习中的琐事为主,国家大事也可以写,特别是自己有感受的,与自己密切相关的;第四,日记贵在坚持,不坚持就没有意思,没有意义;第五,在报刊杂志上,看到与日记有关的报道、资料,都会剪报,当然不限于日记,重要文章都会剪报,这样就形成积累,用的时候很方便。写日记是秘书比必备的技能和习惯;第五,写日记,要读书学习,要结合起来;第六,现在需要回头看日记,想把过去的日记作批注,记下现在看日记的感受。 

周老不仅写日记,而且剪报,家里有几十大本剪报本,所以,周老的秘书工作非常出色;周老还研究日记,家里收藏了上百本国内出版的各种名人日记书籍。程老师在一一翻看周老收藏的日记书籍后,感叹地说:“终于看到一个比他收集日记书籍多得多的人。”整个拜访过程中,程老师一直不停地感叹、不停地记录询问,也不停地竖起大拇指! 

在拜访学习的过程中,周老的爱人回来了,周奶奶比周老小四岁,依然很干练的样子。两个老人育有两子四女。我们准备听周奶奶对周老的“控诉”,谁知,周奶奶笑了“一天到晚就是写,就是看,又没有用!随他!从来不做家务!”从话音里,我们听出周奶奶对周老掩饰不住的自豪和支持! 

今日不到两个小时的拜访,一个震撼接着一个震撼,开了眼界,看到了境界!这个头脑风暴、脑力激荡,不知要消化到几时。我们明白,这应该不是最后一次拜访,我们还要再来学习! 

201551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