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味语文(7).读书千卷方致远

   


书是有生命的。人寿百年,书比南山。书也期待有一个安逸的生存空间。


        从教之初,我的宿舍只有书桌一张(5人住的大宿舍,紧靠办公室),实为两张学桌拼接而成,另有书箱几只。每次取书上下翻转,十分不便。


1985年结婚时,嫁妆中出现书橱一张,如此“时尚”,我感激爱妻的高明主张,又替“书们”自豪。


19868月。当时正值我三十岁,爱人倡议陪我专程去一趟海安县新华书店购书,以示祝贺。我求之不得。后购得《中国通史》(第七册)《过海日记》(蒋子龙著)《阅读与欣赏》(丛书之一已有十余册)《快乐的小星》(儿童诗人田晓菲诗集)《徐霞客游记》等,共费资10元。


随着书的不断增多,有时只好临时找地方安个“家”。儿子在日记有载:“爸爸不管上哪去都要到当地书店去买书,家里有一书橱的书,有时连碗橱里都放着书。”(19941030)此处所记,系我在唐中有了单间宿舍和搬至东台之情形(住“码头上”,仅有平房一间一厨,那个“袖珍厨房”面积不足2平米,碗橱的底层确实是放过书的)。


1997年,由台城的“码头上”(公房,老县城核心区)迁至“教师新村”(县城北端),终于有了自己的房子(商品房)。书们跟着沾光,除书橱之外,两个壁橱和两个吊柜都可以安置。它们居高“临”下(四楼),免于潮湿之灾。


2006年,三迁龙晶花园(台城南端,人民公园正对面),第一次有了独立的“书房”,新添书橱两张,常用的书首次“大团圆”,作为嫁妆的老书橱,退居地下车库发挥余热。


2014年,书斋命名一事浮出水面。考虑这些年对日记情有独钟,结缘三十余年,我的博客名为“日记爱我”,何不取名“日记斋”?但此名太直白,无诗意,想起李白的诗篇《静夜思》,灵感袭来,日记,其实不就是每一天的“静夜思”吗?于是以此为名,请日记文化学者、山东书法家自牧先生书写斋名,制一匾额,书房顿然增辉,读书其中,其乐融融。


我的藏书是从苏州读大学才开始的,虽经多次搬迁,有时还不得不“精兵简政”,忍痛割爱卖掉一些,但其分类格局基本没变,即文学、教学、百科和日记四大类,也算是私家的“四库全书”。下面结合藏书说说我的阅读概况。


一、文学类。古今中外的主要文学名著基本都有,这是从大学开始逐步完成的,但我更偏爱散文一族。外国散文有几十本,光是选本就有近十种不同的版本。国别的散文有俄罗斯、美国和日本等。我喜爱读一些外国散文,是因为八九十年代高中课文中外国作品太少,我有意向学生介绍一些,以弥补这一不足,常常激发起学生阅读的兴趣。


古代散文我比较欣赏唐宋八大家的文章和明清小品。文言文的持续阅读,对我的高三教学帮助殊多。


现代散文家我爱鲁迅的作品,他的杂文集和散文集基本收齐,绝大部分购自苏州古旧书店。巴金的《随想录》我也早就配有一套。朱自清、叶圣陶、孙犁等的散文语言是我更乐于接受的一类。


当代散文“年选”有多本,自《八十年代散文选》(上海文艺出版社)系列出版之后,坚持购藏多年。至于散文名家我有自己的选择,最喜爱的十位是:(排名不分先后)


贾平凹。他的散文作品颇丰,我收集了各家出版社的散文集十余册,有见必收、必读。他的散文语言古朴、典雅,且品类又多,耐人寻味。


赵丽宏。他的散文特别优美,取材新颖,构思别致。我曾得到他9本签名书,如《诗魂》扉页上题有“岁月的流水冲不走记忆的珍宝”的句子。也多次与他通信,写了几篇书评,如《青春留影——读<爱在人间>》(《书讯报》1987.8.10)《一盆色彩斑斓的鹅卵石——评赵丽宏散文集<维纳斯在海边>》(《书讯报》1986.7.7)。幸运的是,我们在淮安有过一面之缘。


谢大光。在1987年“全国首届丹顶鹤散文节”会议上,他专程从天津来东台,我们有过一次美好的相见。他的第一部散文集《落花》一出,即赠我一册,我发了《落花有情果满枝——简评谢大光和他的<落花>》(《书讯报》1985.11.25)的书评。我也多次去信请教散文写作问题。


梁衡。文笔之老辣,笔力之深刻文坛少见。他的大散文汪洋恣肆,气势磅礴。


林清玄。他的散文集很多,也买过好几种。他的散文饱含哲理,有独到之见。


周国平。其散文思考尤为深刻,言简意赅。他的警句式的微型散文别具一格。


季羡林。季公散文感情真挚,且有学者气,又平易近人。


李汉荣。乡土味十足,又富于想象,诗意盎然,令人神思飞扬。


王蒙。语言似瀑布,读之酣畅淋漓,痛快之极。


丁立梅。东台本土作家。其散文就地取材,将平凡生活写得有滋有味,引起无数人的共鸣。


我爱读散文,首先是语言之美,从中获得文学的滋养。比如孙犁先生有一段话:


“青少年时代,确是一个神秘莫测的时代。那时的感情,确象一江春水,一树桃花,一朵朝霞,一声云雀。它的感情是无私的,放射的,是无所不想拥抱,无所不想窥探的。它的胸怀,向一切敞开着,但谁也不知道,是哪一件事或哪一个人,首先闯进来,与它接触。”      (《与友人论学习古文》)                                                                    


我经常用这段话转赠给中学生。我在《和文学少年谈心》(内蒙古文化出版社1994年)一书的开头就引用了这句话做了开场白。此外,散文理论的书也多所搜罗,如《笔谈散文》、佘树森编著的《散文创作研究》《现代作家谈散文》《现代散文序跋选》等。


其次是教学之用。语文课本中散文最多,精读和浏览一下名家名作,教学时旁征博引,有利于开拓学生的视野,激发学生的阅读兴趣。语文教师的阅读是一举两得的。我将语老师的阅读比作哺乳妇的饮食,语老师心中装着的是全班的“孩子”,我们“吃”下去的东西几十人跟着受用。从这个意义上说,语老师的读书,不是私人行为,而是一种教学责任和使命。(博文《哺乳妇的饮食与语文教师的读书——读肖川之七》(2010-2-21)


我十分注重自身阅读与指导学生课外阅读的有机结合。讲到某一课,我喜欢将课文节选或选文的原著带到教室,让他们开一开眼界,其实意在引发他们课外阅读。我经常在课上朗读名家的散文,有些美文几乎成了我向每届学生朗读的“保留节目”。最让我难忘的是,有一回,我饱含感情地朗读巴金的《怀念萧姗》,台下泣不成声,我也禁不住流下来眼泪,最终没能读完。我还常常在课上介绍我最近正在读的书,或买了什么新书,课后往往有学生借走,正中我下怀。


在文学的大花园里,还有一束鲜花我也爱欣赏,就是中学生文学或者称为青春文学。当老师的读了,就多了一份与学生交流的共同语言;做教研员时读了,更方便我为文学社社员做讲座,容易激发他们走进文学的兴趣。我曾对一批文学新星的作品做过系统研读,写了关于少年作家窦蔻成长历程的介绍,尤其是《张佳羽成长启示录》一文,其中有一段话被佳羽同学放在她的博客首页和她的书上:


“张佳羽的成长不同于早慧的田晓菲,不同于偏科的韩寒,不同于幼儿园、小学就起步的窦蔻、蒋方舟,不同于有良好家教的张濛濛。她是一个天资平平的少年,她的成功更艰难一些,更平常一些,没有什么传奇色彩,因而更带有普遍的意义。所以姑且将她的成长过程称为‘张佳羽现象’。张佳羽的身上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密切关注和深入思考,值得我们细细玩味和慢慢探究。”


、教学类。我的阅读史其实明显分为两个时期,前期做教师,后期当教研员。


前期的读书。这是我成长的积蓄期。在从教最初的五六年间,我读得比较尽兴的书有以下一些:


(一)教育理论方面(20种)。


外国部分:(3种)


《给教师的建议》(苏霍姆林斯基 著)教育科学出版社 1984


《教育学的理论问题》(日本 大河内一男等著)教育科学出版社 1984


《教学教育过程最优化——方法论原理》(苏 巴班斯基著)人民教育出版社1985


中国部分:(17种)


《语文教学问题》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79


《传统语文教育初探》张志公著 上海教育出版社1979


《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教育科学出版社 1980


《语文教学谈》安徽教育出版社 1983


《中国古代教育家语录类编》(上下编、补编)上海教育出版社 1983


《社会学概论》天津人民出版社 1984


《教学论》浙江教育出版社 1984


《语文教学在前进》人民教育出版社 1984


《教师学》臧乐源主编 山东大学出版社 (时间未详)


《教师的修养》于漪等著 上海教育出版社 1985


《语文教学论集》福建教育出版社 1985


《语文教学心理学》谭维翰著 安徽教育出版社 1986


《教育统计学》华东师大出版社 1986


《语文教学能力论》曾祥芹主编河南大学出版社 1987


《中学语文教学论》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 1987


《语文教育学》重庆出版社 1987


《中国现代语文教育发展史》云南教育出版社 1987


(二)名师经验方面(6种)。


《语文教学散论》沈蘅仲著 1983


《语文教苑耕耘录》于漪著 福建教育出版社 1984


《我和语文教学》人民教育出版社 1985


《红烛集》希望出版社 1986


《语文园地拾穗集》于漪著 海南人民出版社 1986


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吕志范教学经验研究>》赵丽云著 吉林教育出版社 1986


(三)治学方法方面(5种)。


《科学研究的艺术》贝弗里奇著 科学出版社 1983


《专家作家谈语文学习》语文出版社 1985


《社会科学研究方法》湖南人民出版社 1987


《青年治学方法》梅松龄著 农业出版社 1987


《调查研究方法》中国人民大学才出版社 1987


选择阅读上述书籍,是我经过反复 “淘洗”出来的。我有收集新书目的习惯,当时积累的书目有二三百种之多。所以,我才愿意花功夫细读以上书籍,做的笔记有五大本。虽然这些书纸质早已泛黄,但对我的成长影响很大,它为我初步搭建了一个相对完整的语文教学理论体系和教学研究方法体系。


先哲孔子晚年反复研读《易经》,以致编联竹简的皮绳断了几次。我也有几部书封皮和封底被修补过几次,下面两部是我最爱读的书: 


《给教师的建议》——这是一本累读不厌的案头之书。第一次亲密接触时,我将每一条建议都做了详细的笔记,抄录了许多我喜爱的警句,多的一条达一页以上。它给我的教益可以说覆盖了教育教学的各个方面,特别是“把我们的学生看成活生生的人”“终生都在备这节课”“每天不间断地读书。跟书籍结下终生的友谊” 等语成了我的教学座右铭。这本书让我第一次强烈地感受到:教学工作原来可以这么富有诗意,同时又是充满科研色彩的。我读得特别投入的是这三条:


1)《争取学生热爱你的学科》(22条)的开头写道:


哪个学校有一位优秀的数学教师,数学就会成为学生最喜爱、最感兴趣的学科,就会在许多学生身上发现杰出的数学才能。如果学校里新来一位有天才的生物教师,那末你等着瞧,两年之后就会出现成十个禀赋高强的少年生物学家,他们爱上了植物,在学校园地上入迷地进行试验和研究。


我就想成为那样的优秀数学教师和生物教师!这段话伴随了我整个教学生涯。


我当教师时一直教理科班,但仍然有许多学生爱好文学。后来我担任学校三月文学社社长,短短的几年间培养了一批文学少年,程林同学成为青年诗人。做语文教研员依然在默默地践行着。


2)《关于写教师日记的建议》(46条)苏霍姆林斯基建议“每一位教师都来写教育日记……那种连续记了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的教师日记,是一笔巨大的财富。”我从工作的第一天起就开始了教育日记的写作,已经记了30多年,完全实现了这位大教育家的愿望,我感觉收益太多,一言难尽!


3)《提倡教师在日常工作中做一些科学研究》(95)苏霍姆林斯基说:


“研究工作对教师来说,并不是什么神秘莫测和高不可攀的东西……教师的劳动就是一种真正的创造性来说,……如果你(指校长)想让教师的劳动能够给教师一些乐趣,使天天上课不致变成一种单调乏味的义务,那你就应当引导每一位教师走上从事一些研究的这条幸福的道路上来。”


我很庆幸在年青时就读到了这段给人以启迪的至理名言,让我在黑暗的摸索中豁然开朗。我的30多年的教学和研究深深体验到了“乐趣”和“幸福”,因为我的教学和科研一直是水乳交融、相得益彰。


关于苏霍姆林斯基,我有两个遗憾:一是至今未能读到他的日记,哪怕是选本;二是我没有专门写过一篇研讨苏霍姆林斯基教育教学思想的论文。其实,我终生是他的 “粉丝”。


《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叶圣陶著。叶老是我初登教坛的引路人。我藏有《小记十篇》(百花文艺出版社 1979年)《叶圣陶论创作》(上海文艺出版社 1982年)《日记三抄》(花城出版社 1982年)《叶圣陶年谱》商金林著(江苏教育出版社 1986年)《叶圣陶语文教育思想研究》(江苏教育出版社 1990年)《叶圣陶答教师的100封信》(开明出版社 1989年)《叶圣陶、吕叔湘、张志公语文教育论文选》(开明出版社1995年)《父亲长长的一生》叶至善著(江苏教育出版社2004年)等多部著作。我之喜爱叶圣陶的论著,是他的“谈话风”,非常平易近人,尽讲朴素的深刻道理。我对学生的阅读、写作、学法指导以至人格养成等完全是沿着叶老指引的方向去实践,而叶老所奉行的正是我国传统语文教育的精髓!我曾研读叶圣陶早年的教育日记写成《青年教师时期的叶圣陶》(《语文学习》19848期)。后来,《中学语文教学参考》主编李峰介绍我加入叶圣陶语文教育研究中心,并邀请我赴扬州参加成立大会(1989年)。


、百科类。历史的、哲学的、逻辑的、美学的、佛教的……我感兴趣的买下慢慢看。有一些本来可以不买,但因为年年教理科班,我对自然科学家也须有所了解,如《科学家故事100个》(叶永烈编著)就经常翻看。我的工具书都是最常用的,如《现代汉语词典》就有三个版本,可谓“三世同堂”。我有“古诗文鉴赏词典”一套9本(上海辞书出版社),非常管用。《辞海》(缩印本  上海辞书出版社1989年印制)是我的学生姜永英赠送给我的,上面题有“春风化雨,暖我心田”八个字。这些书与文学书一道,成为我教学时的常用书。


四、日记类。读日记,无分古今中外,固然有益教学,更多为着研究,纯然一份兴趣。其收藏时间之久、数量之丰,尽显我的藏书个性,让我的“四库全书”别具一格。


读书多寡,并不重要。收益大小,定有讲究。


读书,成了我几十年的行走方式,乐此不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