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味语文(10).《和中学生谈日记》

   从教的第二个暑期(1984年),也是我教学生涯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个暑期。放假前夕,我暗暗地向自己发出一道指令:利用暑期写一本日记指导书!当时全国尚无类似的书,完全是一种探险,时年28岁。


是什么激情和力量让我有底气敢于“纵身一跃”,实施一项宏大的写作计划,这话还得从“蓄势”说起。


刚刚走上教学岗位,写作教学心中无谱,完全是在黑暗中摸索。当时对魏书生老师的日记教学十分着迷,也想在班上尝试。于是开始了漫长而有趣味的日记教学探索之旅。


激趣的探索。把学生带进日记的乐园,使他们兴趣盎然地练习写日记,是启动阶段的首要工作。日记是一种“惯性运动”,需要一个人的顽强意志做保证,仅凭一时的兴趣是难以奏效的。我将激发学生日记兴趣贯穿于练笔的全程之中。  


美化日记册。从选择日记本开始,我提出根据条件尽量购买比较精美的日记册,然后给日记本命名,如《奋飞集》、《启航集》、《绿窗集》之类。日记本的扉页上要写勉励自己写日记的名言警句,第一页写“自序”或“前记”,说明写日记的动机、作用和今后的打算。一本写完后写一篇小结(类似“后记”),这就相当于在替自己“编书”。学生对此特别有兴趣。  


趣味指导和评讲。为着日记教学的需要,我从报刊杂志、书籍中搜集到大量日记趣闻、轶事。这类材料在指导时适当介绍一点,很有吸引力。我的日记讲评课更多地把表扬的“聚焦点”投向作文水平低的学生,有趣的是这些学生的日记比起他们的作文要好得多,也许是因为自由命题,写出了真情实感,他们特别期望在日记评讲课上得到老师的鼓励。我把日记评讲视为调动学生写作热情的一条重要途径。  


展示与推荐。面对优秀日记的不断涌现,我在班上不定期进行日记展览,或出日记板报。同时,指定部分学生将遴选出来的好日记誊抄到我编的《学生优秀日记选》(每学期1册 两年4),再抄一份贴在墙报的“日记角”上,让同学们学习品味,有的直接交给校三月文学社社刊刊登,也有的稍作修改,写上评语,推荐给报刊发表。我还自费发一些日记奖品,如《阅读与欣赏》《愿你交个良师益友》等书或《青少年日记》杂志。  


指导的探索(。)


1)关于命题。我曾搞过民意测验,学生多半希望自由命题。于是,我提出了自由命题为主、教师命题为辅的原则,师生都较为满意。


2)关于款式。我提出拟标题写日记的形式,这与以时间为题的写法有所不同。经过尝试,学生普遍感到有收益。我曾在《学作文报》(1983年12月20北京师院主办)上发表《标题日记的初步尝试》一文,读者反响良好。


日记写作应当多一点自由和随意,少一些框框条条,允许和提倡独创。于是,插图日记、诗体日记(每日写一首诗歌)等特色日记时有出现。 


总结的探索。首先是批阅。我是将“评语”写在卡片上,然后夹在日记本内,学生非常喜欢。至于文字的问题,由学生自改。我常常边阅读日记,边逐人做记录,包括篇数、好日记标题、精彩片断摘录、存在问题等。


其次是自我总结,要求学生反思两周来记日记的成败得失,提出新的努力目标。每学期末学生写一篇《日记一得》,然后汇编成册,我再从中总结,为以后的日记教学提供借鉴。两年下来,就有了4本《日记一得》集。  


培养习惯的探索(。)这是语文教师指导学生写日记最感棘手的问题。我的办法是:


(1)名人引路法。我在介绍课文作者时,总顺便把鲁迅、叶圣陶、郁达夫、刘白羽、朱自清等作家坚持写日记的故事讲给学生听,还将搜集的古今中外各界文化名人写日记的范例向学生介绍。


 (2)名言自励法。我要求学生每一次更新日记本时,都在扉页上写一句名言,如“不怕无能,就怕无恒”、“无论何人,若是失去耐心,就是失掉灵魂了。”(培根)“写日记是最好的习惯”(冰心)等。学生每天写日记时看到名言会从中受到教益。


(3)统计公布法。每次收阅日记后,将每个学生两周内(所)记日记篇数统计好,公布在班级墙壁上的《日记进度表》上,让全班同学相互督促。


 (4)互相传阅法。每月交流一次,既看别人的写法,也看看篇数,相互取长补短。


(5)定期检查法。为确保经常得到写日记的反馈信息,又不影响正常的教学,我教双班时每周收阅一个班。


  (6)讲评法。第一学期评讲日记的重点是谈习惯问题,对于能天天记的同学(,)不管内容写得如何都不厌其烦地表扬,对有中断现象的同学则个别谈心,在内容和形式上降低要求,特别是个别作文基础较差的学生暂不提字数要求,重在引导上路。


(7)重温法。经常翻阅过去的日记,让学生对日记产生自珍感,容易激发写作的内在动力。


 (8)竞赛法。开展日记写作竞赛,看谁写的时间长,写的优作多。


(9)示范法。教者带头写日记,才有说服力,教者尝其甘苦,才能多为学生着想。我从开始工作起就一直没有间断过。


两年的日记教学探索以及较丰富的日记资料积累为写好书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本人坚持练笔,从教两年间已经发表了24篇文章。其中有四个月未发表一篇,但写下两万字的文稿,可见当时笔耕十分勤奋。


促使我写书的动因还有很多。校内,虽无人写过书,但也有老师常在杂志上发表教学论文。校外,苏州大学的老同学罗时进来信勉励我:“四年寒窗磨一剑,只为今朝搏蛟龙。而一个人平生能留下一些足迹,是很有意义的,对社会、对个人。”苏州大学图书馆的陆汉荣先生经常帮我借书和复印资料,并在信中说:“倘有需求,仍请随时来示你认准目标,锲而不舍,而纵深钻研,令人敬佩。”(1984.7.3)读之令人感动不已,信心大增。


翻译家戈宝权先生于1983918回东台探亲,我有幸聆听了他的报告,深受鼓舞。他的成长道路进一步点燃了我的激情。


我虽身在乡下,但也不甘平庸,有所作为才是出路。28岁,多想写一部书,试一试才气和笔力,算是对青春的最好告别!


1984718,开始酝酿如何写一本适合中学生学习写日记的书,列出书稿提纲。由于没有同类书仿效,一切都是原创。至810,已完成七个部分,分别是:一、做文学的音阶练习;二、庄严的工作神圣的力量;三、日记踪迹古今谈;四、诚实而易学的艺术;五、生活是多么广阔;六、灵活多样的体格;七、在日记的“自由王国”里翱翔。


第一个浏览书稿的是“女友”王桂云。其时,我们相识一年四个月,已进入热恋期。她不嫌书稿涂涂改改,耐心地读下去,又不断鼓励我,让我备感温馨,力量陡增。平心而论,这样的文字一般读者是不会感兴趣的。我曾有意识逗她:“这稿子有什么看头?” 她回答说:“是你写的,我愿意看。”我恍然大悟,原来她突破了自己的爱好,以鼓励我在学术上有所建树。


于是,我又快马加鞭,继续书稿的写作,到8月底就全部杀青,形成我写作的第一个高峰。终于如释重负,了却一桩大心事,轻松迎接新学年。


我相信这样一句名言:“机遇只偏爱有准备的头脑。”(法·巴斯德)1018,忽然收到来自《青少年日记》编辑部郭华荣主编的来信和创刊号小报(初期是报纸)。信中说:


“我们高兴得很,又有了一位从教学第一线,不,从直接指导学生和青少年写日记活动中联系到您这样的日记爱好者,使我们办好《青少年日记》又添了力量,增强了信心,您的《和中学生谈日记》一书,如在出版前愿意在咱这份小刊物先宣传一下,扩大一下影响,我们当十分欢迎,或选载或连载,由您与出版社商定。”


也许是缘分吧,我们真是一拍即合,立即回信予以确认。接着,一边修改,一边誊抄稿件。


1124,《青少年日记》第3期发了一则广告:“请广大师生注意:从明年一月起,我们将连载上海史敏老师的《我怎样教小学生写日记》,江苏程韶荣老师的《和中学生谈日记》,分别有十几讲。”真想不到这么快会发表,而且要连载!


到这年底,我于教学之余耗费大量精力,将5万余字书稿再次修改一遍,手抄一遍(爱人帮助抄录一部分),开了许多夜差,辛苦备尝。                                                                                                                                                                                                                                                                                                                                                                                                                                                                                                                                                                                                                                                                                                                                                                                                                                                                                                                                                                                                                                                                                   


19852月底,我收到了古代日记研究专家、华东师范大学陈左高教授写来的序言,文中说:


“……笔者浸沉于古代日记,浅加探索有年,但对世界名著近人作品缺乏注意。近读《和中学生谈日记》一书,给了我很大启发。(注:指我写的外国日记的概貌介绍)


作者程韶荣参阅了许多日记资料,旁征博引,用闳取精,兼以优美流畅文笔,新颖独特构思,绘写了日记的历史、写法、特点及作用。用宋明理学家话来说,它的行文是:‘活泼泼地。’


特别值得称道的是,韶荣同志从事语文教学工作,此书处处从提高青少年思想水平、增强写作能力着眼,要使之开阔视野、开拓思路,引起写作的冲动,激发起习作的兴趣。这部书是一部有益于提高写作能力的好书。”


书稿从720日起在《青少年日记》报连载,长达一年方刊完。一份小报要刊登一部书稿,不知道当时主编是如何下得了这么大一个决心,真是需要胆量和魄力。


连载期间,已有人关注小书出版的动态。浙江省东阳市巍山中学李民中老师来信说:


“《和中学生谈日记》的前六章我是每文必读,并推荐给学生们读,从中我们得到了很大的启发和教育,受益匪浅。


此书不知出版了没有?我很想早一天读完这本书。如已出版,恳求您题签惠赐一本予我,那将是我莫大的荣幸。


如尚未出版,请定给我留一本,出版后寄我一册,好吗?因为托好多人到上海、杭州等去买过,都说没有。”


读者的期待可见一斑。小书问世后,福建老作家郭风(1917-20101988年来信称:“资料丰富,颇可喜。”


《中国教育报》(1989 51)也刊登小书出版的广告。


全国各地中学生纷纷来信。起初我是有信必复,后来大幅度增加,难以一一回复,我感到非常抱歉。无奈之际,我终于找到了两全之策。1990年,在《青少年日记》临时开辟专栏,以“寄语日记爱好者”为副题写了一组文章,集中答复数百位读者共同关心的一些问题。


这部书由于写在八十年代中期,当时研究日记者较少,受到各方面的关注和厚爱是可以理解的。我自知此书还缺乏严密的逻辑体系,内容还不够丰满,深度也不够,但在那时已经是尽其所能了。难怪该书1990年盐城市首次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评选获得三等奖,这是盐城市人民政府颁发的,奖金80元。当时东台一共10人获奖(教育系统3人,教师仅我1人),仅有一个二等奖,其余均为三等奖。本人还专程去盐城接受颁奖。


《和青少年谈日记》虽然是一本薄薄的小书(70页),先后印行10几万册,为培养千万日记爱好者尽了绵薄之力。借此机会,还要感谢为写此书惠示日记资料的江苏杂文家乐秀良先生,河北保定日记专家寇广生先生,《青少年日记》编辑部罗颂华编辑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