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味语文(13)可爱的桃李们

   人间最美师生情。讲台十一年,不算长,也不算短,我从中领略了师生间纯美的情谊。


     做教师,就要做一个良师,做一名学生喜爱的教师。我多年孜孜以求的是:以全身心投入工作,以不付学生的殷殷期盼之心。我热爱每一位学生,从不偏向于优生,更多的倒是乐于 “雪中送炭”。


当我发现个别学生作文跟不上趟,就专门开“小灶”,出题、批改、面谈,不厌其烦。有一次改作文,发现一位女生学习绝望,心灰意冷,有轻身念头,我破例写了两页纸的超长评语。写完了,仍感觉不安心。第二天,又与她谈了很久。后来,我观察她不仅情绪慢慢正常了,而且学习也比以前认真多了。有一次,发现杜美俊同学(中等水平的学生)写了一篇长达10页的习作,批阅时故意留到最后一篇,果然,看完禁不住自言自语:“好文章!”再读一遍,仍觉有味。我向爱人推荐,向同轨的张金魁老师推荐,反映均好。我找他谈心,鼓励他多读书,多练笔,并赠送一册《青少年日记》杂志。这样的开“小灶”和欣喜的“发现”,都是“家常便饭”,我从内心为他们的点滴进步而欣慰。


我对学生的要求比较严格,免不了有时也会严厉批评,学生还是理解的。有一位同学在毕业那天,一直在我宿舍周围打转,以为他要干什么。我主动迎了上去。他慢慢踱到我宿舍,半晌才说:“老师……,我……”话没说完便哽咽了,然后,他向我诉说他平时的过错,让老师伤透了脑筋。他哭了许久。这是我遇到的一个特殊学生。毕业多年后,偶有一次,在路上他见到我,主动向我介绍回家以来的发展和变化,让我感到由衷的高兴。


在生活上,我也不失时机给他们送去温暖。有一次,一名女生夜间看书不小心蜡烛倒了,引发了小火灾,烧坏了其他同学的蚊帐等衣物,造成的损失需要赔偿。可这位女同学家境十分贫寒,当时正值高考复习关键期,怎么办?作为班主任的我当机立断:悄悄地垫付。此事当时她或许也知道。后来,她终于考取了她理想的大学。寒假,她和家长一起来答谢我,向我畅叙她和全家人的无限感激,又带来一袋大米。这让我犯了难,我怎能收学生的礼物呢?这一回,面对家长和学生真挚的情意,我实在无法拒绝,破例接受了。


我对学生爱得深切,背后还有一个强有力的援手,她就是我的爱人。就在我们新婚的二十天前,她把孕育已久的一个想法以书信的形式写给了我,信中说:


“我想结婚以后应该集中精力还钱,加上你今年教的高三毕业班,在年后一个学期也需要付出更大的精力去关心班级学生的学习,使你教的第一届学生将来比较理想,我们暂时不需要第三者,让我能集中精力支持你的工作。”(1985.2.2


平心而论,当时我读到这段话并不太理解,因为我当时已经29岁,属大龄青年,多么想有个小宝贝,我的同龄人小孩已好几岁了。而她,又做了耐心的解释,我才服了她。多年之后,重温此信,真是感慨万千。我为我的学生有这样的“师娘”而自豪。


做老师的最高境界是默默奉献,不求回报,成为他们的益友。教师的幸福感在于学生心中有老师,这就足矣。


我在从教期间常常置身于纯洁的师生情之中。学生季晓兵19868月为我刻过一方篆体印章,至今仍在使用。学生从外地寄来一张贺卡或一封信,会让我反复阅读,我也是有信必复。我常常在日记中抒发为师的感慨,比如:


吴义泽,是个很淳朴、憨厚的学生,家境也不甚好,平时也少言语,一味埋头学习,叫他做什么是很听话的。今日得其来信,读后想到他的模样,真为他高兴,他能去南京大学深造,是我辈所不敢想像的事。


来信三页纸,一格一字,一笔一划,清清爽爽,这是他的性格所致,也许是他对老师尊敬的表现吧。


祝他在学习数学的道路上有所成就。


1985.9.25       


这样热情洋溢的来信实在太多,我一一珍藏在心中。


我从不向他们索取什么,但有时也会托他们办一点私事。如请在高校读书的学生到当地书店代为购书。假期,他们常常携着新书来看我,让我喜出望外。这里摘引几段学生来信:


“寄来的书(指寄还的《八十年代散文选》,他帮我借自盐城师院图书馆)早收到了。本当早就告诉你,但因又逛了一趟图书馆。试图再发现您需要的书,然而很扫兴,没发现……”(徐守育)


“你托我购买资料一事,很是抱歉,几家书店都跑了一下,至今没有买到,我深知老师求书心切,却又让你久等了,真叫我过意不去。” (崔爱军)


“由于我这个星期日到新街口新华书店,没有你想买的书,所以迟迟未给你写信。如果以后碰到这样的书,我将继续为你购买。”          (薛 锋)


“自从上次接信后,我用了两个星期天,几乎跑遍所有大大小小的书店,可是找遍了就是找不到你需要的那几本,真遗憾!现在我打算去邮购,若能购到,我再给你回信,你看好吗?”                             (王东升)                                                                                                     


“很抱歉,你要买的书我一本也没买到,真遗憾……以后一有书我就给您寄去。”                                                   (陈  斌)


我还可以开出长长的名单,如杭永怀、丁亚芳、程小建、缪东升、崔晓春、崔健、程辉、王萍、刘爱萍……我曾写过《师生情浓书为媒》(《东台日报》),以表达对学子的一份谢意。


学子对老师的爱是令人难忘的。198549,我因患眼疾在南通医学院附属医院已经治疗两个月,学生郭小平、王崔军托人辗转带来一封慰问信,家人读给我听,让我感动不已。62,我在东台中医院继续治疗,鲁应胜同学从唐洋到东台看望我,还赠送我从维熙小说集《远去的白帆》。


1990522,我当时任教高三,因眼疾复发到东台中医院住院治疗。67,我在日记中记下了感人的一幕:


 


学生的心意


 


“笃、笃!”有人敲门。门一开,涌进来许多我的学生,他们有的坐在沙发上,有的坐在床上,有的坐在凳子上,小小的病室一下子沸腾起来。


领队的班主任王美琨笑盈盈同我握手,问我的病情。同学们也一个个和我打招呼。我真有点受宠若惊。我只好抱歉地对大家说:“我不能和你们一起复习,让你们受苦了。”我一一询问近来学习的情况。


平日同他们关系融洽,课堂上经常是活跃、热闹的气氛。这次他们带着可口可乐、健力宝等来看我,真让我受之有愧。


  临别时,一个女生说,“希望老师早日康复,帮我们复习,这可能是我们的自私。”我是多么想着早日回到他们中间!


来访的同学是:胡仁树、曹正伟、王立、何杰、汤建、许建、许桃红、周树俊、丁立峰、陆卫红、马永霞、缪秀梅、何继琴、陈美芳。(缪卫驰、曹晶晶未来,也代致问候)


请王立同学带回香蕉和柑橘。


 


这次住院期间,往届学生刘进、缪志宏等前来问候。


     当我告别唐洋中学到东台教育局工作的时候,又一次让我难忘。


那是1993年的320,好几位同学张罗着要为我调进台城而“接风”以周春池为召集人的87届唐洋中学高三(2)班部分学生吴正旺、程辉、崔永生、何旭东、孙世江、杨石群、沈卫明等在老“三元酒家”聚会,把酒话旧,好不快乐。


当然,从教以来也留下一些遗憾。一个小遗憾是我任教的第一届学生已经教了两年半,到最后一个学期因患病到外地住院治疗一学期,未能教到毕业。尽管同学们都非常理解,但我始终觉得有一份歉意。


一个大遗憾是:教学11年,任教过七八百名学子,可到了教研室之后,再也没有属于自己的“学生“了。如果到退休前仍在学校,总量就会有差不多三千弟子了,那才真是桃李满天下了。


我对全市各校的学生依然有一颗热爱之心,在他们的成长历程中,哪怕有一点点进步与我有关,我会感到莫大的欣慰。我发现了很多文学少年,培养了无数日记少年,编了六七十本优秀日记选,半数我写了序言,其中不少孩子我不仅见其人,还做过家访,与他们通信。我到学校做讲座上百场,听讲人次数以万计。我常常为东台学子发表文章和获奖而激动、兴奋,足见我的内心深处还有一种割舍不断的师生情。


末了,我想借用我爱人桂云曾经向我推荐的一首英文歌的歌词,来表达我与学生的那段耐人寻味的情愫:


 


对学生越来越了解


 


有一句古老的至理名言,


当老师的要向学生学习。


我当老师,学习到不少东西,


现在我已精通专业,


这倒不是吹嘘自己。


对学生越来越了解,


对学生越来越热爱,


学生,拿我自己的话来说,


就是和我合得来。


和学生在一起,我感到自由自在,


在学生面前,什么话都可以敞开。


你可曾注意到,


我忽然变得聪明、欢快,


这都是因为学生教我美好、新鲜的事物,


使我茅塞顿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