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根”与超越(序刘中黎著)

“寻根”与超越


——序刘中黎先生《中国20世纪日札写作教育研究》


说明:《中国20世纪日札写作教育研究》一书是重庆师范大学教授刘中黎先生在福建师范大学攻读博士时的论文。此书已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本文为该书的第二篇序言,第一篇序言为福建师范大学潘新和教授所作。


 


也许是日记的特殊缘分吧,我有幸较早拜读先生的这部力著,作为一名日记爱好者和指导老师,读后大开眼界,收获颇多。


先生不辞劳苦,成功地进行了一次百年日札写作教育的“寻根”之旅,第一次为我们打开了中国现代日记写作教育的理论宝库。中国是日记大国,更是日记古国。前辈学人陈左高先生曾倾其毕生精力著有《中国日记史略》一书(上海翻译出版公司 1990年)予以展示,而于近百年的日记发展历程的研究却至今独付阙如,更不用说近百年的日记写作教育的历史!虽然,此前我也曾涉足过此课题,发表过《中国现代日记教学的回顾与思考》《中国日记研究百年》(南京师大《文教资料》1994年期2000年?期)两文,现在看来,读了先生的新著,方感拙文是多么肤浅,充其量也只不过是“掠影式”的说明而已。刘著的问世,真正填补了中国现代日记写作教育史研究的一个空白,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和深远的教学意义。


本书因其视野开阔、具有开拓性,在很多方面都让我们感到耳目一新。作者从现代教育的大背景,从现代语文教育的大背景,从中国日记发展的大背景,从写作教育的大背景来考察百年中国日札写作的历史和现状,从纷繁复杂的材料中第一次理清了日记写作教育指导观念演化的脉络,从20世纪初出现的应需主义,到尽性主义、实验主义、日记文学观、语文工具主义、取工具主义和美感主义之长而去其短、美感主义,再到建国之后的日札写作意识形态化、人本主义,其间百年九变,数起数落,足见探索之艰难曲折。在这个发展历程中,过去我们所能略知一二的是叶圣陶先生的日记教育观和郁达夫的日记文学观,再就是魏书生的日记教学改革实验,而先生的重要贡献在于,他给我们一下子推出了那么多日记写作教育的名家,如梁启超、胡适、鲁迅、夏丏尊、黎锦熙,以及当代日记教育的倡导者潘新和先生。尤其是朱光潜先生,我们过去只是将它看成一位美学家。这么一个强大的阵容让我们颇感振奋,中国日札百年写作教育的理论成果其实是极为丰富的,而我们过去对于这个“富矿”开发得太少了!关注得太少了!读到此书,大有相见恨晚之憾!


不仅如此,刘著还发掘出很多稀见日记史料,如清末民初至20世纪40年代的典型教学个案,我国现代教育史上第一个有关日札教学的正式文件《钦定小学堂章程》(1902年),早期的学校日札教学方法,早期的日札教学改革实验,早期的日记写作指导书,等等。这些都极大地满足了我们从外到内立体地认识现代日札教育的实况。即使是过去我们早已熟悉的日记名家也有更为深入的解读,比如对叶圣陶、魏书生的介绍不再是零打碎敲地论述,而是系统地、全面地分析,特别是理性地、辩证地分析他们的日记观的得与失,都让我们深受教益,启迪我们去反思,剔除盲目性,使我们的日记教学真正进入科学的轨道。


在研读本书的过程中,总会联想到一段话,那就是潘新和先生的《存在与变革:穿越时空的语文学》(山东教育出版社 2012年)一书后记中几句话:


“如果不了解本学科教育文化的历史积淀,即便你教了一辈子语文,写了一辈子的教学研究‘论文’当上了高级教师、特级教师,你也还是个‘门外汉’、‘流浪汉’。要想成为一名各格的语文教师,就必须进入到语文学科的历史时空,向历代语文教育名家讨教,与他们对话;就必须通过广泛了解、吸收、消化本学科各个时期的代表人物的教育思想,使自己具备基本的语文教育理论修养,形成语文教育研究的基本感觉与想像力。对语文教育的学术‘寻根’的工作,是每一位语文教师不可或缺的。”


对于语文教学是如此重要,对于日记教学同样不可或缺。过去我们“前不见古人”,或许是某种客观原因的局限,现在,“古人”的成果已经再现,作为来者就是如何去“拿来”,从前人那里汲取“营养”以便超越前人。现代名家对日札研究既有广度也有深度,他们对日札的定义、属性、功用、写法指导都提出了许多独到的见解,可资借鉴。就是在对日札写作的重视程度上也存在一些落差。日记教学自从写入官方文件一直保留到建国后的历次语文教学大纲,而现行的《语文课程标准》却不见了。再说,当下的日记教学虽说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尤其是日记的大普及方面成效是显著的,但整体现状并不容乐观,还存在日札写作的“作文化”倾向,、道德化倾向、隐私化倾向和强制化与非自由的倾向等诸多问题,需要我们反思和克服。


一代有一代之日记。我们的生存环境变了,语境变了,因此,应当构建适合当下我们情感需求的日记哲学、日记文化、日记美学、日记生态,形成新的日记范式。应该说,百年日札写作教育史的清晰呈现,就是拉开了新一轮日札研究的序幕。目前,要探讨的问题很多,如中小学日札写作的阶段性问题,日记的语体研究,日记与写作的关系研究,日记的多功能研究,日记的普及与提高的研究等等。就是在日札写作教育的“寻根”方面我们还可以走得更远,日札写作教育的历史不只是百年,而是千年,从宋代的书院就正式启动了,这笔十分宝贵的日记教育遗产有待我们去慢慢开掘。


日札写作教育的大繁荣时代还未到来,历史呼唤出现新一代教育名家,出现更高水准的典型教学个案,出现更多日记少年、日记名师和日记名校!时代期待我们写出更多真的日记、善的日记、美的日记!


 

《“寻根”与超越(序刘中黎著)》有2个想法

  1. 韶荣兄您好!您的“寻根”意识很强,“日记哲学、日记文化、日记美学、日记生态”的高位追求是很有价值的。期待来年的中心活动会有更多的收获!

  2. 为民兄:您的回乡讲学之旅不仅直惠时中语文人,且广惠东台语文人和外市语文人。你的事业的阳光播洒给老师,还洒向我们的学子,令人感动!!!
    常回家看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