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什么”上寻求新突破

在“教什么”上寻求新突破


——写作教学资源的开发和设计 


            程韶荣 主持 、撰稿



 


当下,我们的写作教学究竟“怎么了”,语文界都在深入地反思,积极地探索。虽然,我们的作文教学也不必如国外学者所说的到了“作文危机”的程度,但也不尽如人意,不容乐观。如果我们把作文教学分为明暗两条线,其明线是指:每一次习作过程中的课堂教学之前的准备阶段(作前)、课堂教学的指导阶段(作中)和批阅、讲评阶段(作后),暗线是指平时对学生所进行的写作准备指导(如观察生活、积累素材、广泛阅读等)、对课外练笔(如日记、周记、自由札记等)的指导和对练笔成果的讲评。在明暗两条线的写作教学链条上,从总体看,我们虽然两手都在抓,但两手都不硬。从提高学生写作能力的角度看,无论明线、暗线的任何一个环节都是不可或缺的。其中,课堂教学的指导阶段尤为重要,大概是不言而喻的吧。


写作课的指导如何达到有效,进而达到高效,这一问题始终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许多有识之士都对此大为不满,深表忧虑并大声疾呼(详见《语文教学通讯》20087-8合期全国各地名师的呼声)。我们且不论中学写作教学的外部大环境存在很多不利因素,需要社会方方面面的关心,渐快逐步加以改善,单说我们的课堂教学本身,应当把思考的着力点聚焦到如何最大化地提高写作教学的效益上。客观地说,许多学生厌倦写作,很大程度上都归因于写作教学的指导不力甚至缺席。许多作文指导课重写作技巧轻写作内容,重理论讲解轻实践引导。备课的不充分,指导的不到位,直接导致课堂教学呈现硬邦邦、冷冰冰的局面,有骨无肉,信息甚少,没有活气、生气,学生的兴趣未能激发,他们的生活积累、知识积累、思想积累、情感积累未被调动,他们的思维未被激活,难怪学生在思路堵塞的背景下,只好硬着头皮绞脑汁,最终“生产”出的不是我们的所期盼的立意明确、选材丰富、构思独特、语言畅达的佳作,而是大量的劣作(胡编乱造、虚情假意之作居多),就是非常自然的事。执教者还是一味地埋怨学生而缺少自责和反思。这种“因果报应”的现象仍在恶性循环,愈演愈烈。


改变当前写作教学现状应该说刻不容缓。我们的第一要务是反思。叶圣陶先生曾说:“训练写作的人须平心静气问问自己:平时对于学生的训练是不是适应他们当前所有的积蓄,不但不阻碍他们,并且多方诱导他们,使他们尽量拿出来?”(《论写作教学》)然后再讨论如何走出误区的途径。我们认为如何大力开拓写作教学的资源并进行有效的设计,是一条值得我们深入探究的新思路。


写作教学的资源非常丰富,它就像一座巨大的富矿,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有待我们化大力气去开发和利用。十分遗憾的是,我们明明身在宝山却视而不见,总是搁置它,疏远它,让它自生自灭。从教学实际粗略考察,写作教学的资源可供开发的渠道实在太多了,大致包括以下一些方面:


课本资源。我们早已意识到了课本资源对写作指导的许多便捷因素,可惜没有用足和用活课本。我们往往狭义的理解课本资源就是借助文本的技法或者引用文本的某个具体素材,而较少依托文本进行创造性地运用。其实,课文留给我们开发的空间太大了。胡明道老师对此进行了大胆而有成效的摸索。她的课例代表作是《放飞想象》(《语文教学通讯》20077-8B)。她以《社戏》为载体,进行了6次演练,课末归纳出巧用教材的三种方法:寻找隐点,据情补白;寻找略点,启思扩展;寻找续点,延情接编。在这堂课上,学生展开了想象的翅膀,发展了创造性思维。胡老师称这种形式叫“课文作文”,即以阅读教材为依据,以文中信息为触发点,进行联想、想象、推理、整合、重组、改装、评点后,写出既与原文有关,但又不同于原文的新片段或新篇章。她称道此法具有“创造的魅力”,我们不妨尝试尝试。


课本资源也不局限于语文教科书,自读课本也可以运用,新课程标准推荐的文学名著也可以运用。我们还可以跨学科“借”用教材,比如音乐、美术、体育的,比如政治、历史、地理的等,都可以选择一个角度、截取局部内容进行有效的利用,这种融通(而非杂糅),又不同于综合性学习或综合实践活动,而始终是以写作贯穿为主线,或者说必须姓“写”。此外,报刊时文也可以运用,余映潮老师就经常作这种指导。(参见《语文教学通讯》20077-8B《感悟深刻——中考作文层级训练之三》)


学生资源 学生资源是一块既无形又有形的资源领域,它是学生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总和,包括他们的生活经历、生活体验,他们的情感生活,如喜怒哀乐,他们的兴趣爱好,他们的志向理想,他们的隐私等。这条大河的每一条“支流” 都在涌动,都有“鱼虾水草”,就看你肯不肯去“打捞”。事实上,学生的心扉是敞开着的,但你不去问津,也会慢慢尘封,对你封闭,你还误以为或抱怨学生的生活单调、情感单纯、思想单薄、兴趣单一。过错在于我们忽略了它、轻视了它、疏离了它,没有亲近它,拥抱它。我们注意到,为什么中考作文命题经常瞄准学生的生活和情感出题,题目中常常有意出现一个“我”字,如2008年上海卷《我眼中的色彩》、重庆卷《那一幕,我难以忘怀》河北卷《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河南卷《那个故事的主角是我》山东德州市《我依然       》山东青岛市《        ,你误解了我》安徽卷《我


        中得到快乐》等,就是看中学生对此必定有话可说,有话想说,有话要说。我们的作文指导为什么要冷落这一片“沃土”呢?


环境资源。每出一道作文题,我们都可以从环境中找到资源,帮助我们去打开学生的记忆仓库,激活学生的思路,让师生在“生成”中获得启发,从而创造新的习作。环境的内涵极为丰富,有家庭环境、校园环境、社会环境、自然环境等。每一种环境对学生来说都不是陌生的,稍微一点化,就可能产生“一石激起千层浪”的效果。比如亲情,学生碰到写母爱、父爱,他们照样在挖空心思编故事,或者把范文中的亲情故事搬过来当作自己的故事,自然难以写得入情入理。如果在课上引导学生抓住他们最感兴趣、最敏感的话题进行交流讨论,互相“碰撞”,一定会引发对亲情的快乐追忆,选出有意义、有个性的题材,写出真情实感的文章。再如关于社会的热点话题,我们只要涉及到国家大事或人类大事,如2008年我国四川汶川大地震和29届北京奥运会,学生不可能无动于衷,只是在设计时注意,让话匣子打开之后,能放能收,归拢到预设的训练点上来。在指导写作阶段“盘活”了这些材料,学生在写作时也会自然而然地引进时代活水,凸显时代精神。自然资源也可以充分利用,特别是各地的地方资源,学生生于斯、长于斯,耳濡目染,即使暂时在外求学,藕断丝连,仍然会有割不断的情丝。


教师资源。教师资源我们往往注意不够,运用不够。语文老师自身也有许多独特的资源,它包括教师的人生经历、生活体验,教师的阅读积累或称为文化积淀,教师的写作如下水文、教学论文、文学创作(不必都是发表的)以及日记等。一般地说,教师的经历越丰富,阅读面越广、练笔量越大,对他的写作教学越有利。我们在备课时有意调动这方面的积累,在上课时也会信手拈来这方面的积累。教师本人加强素材积累和练笔的意义是非常深远的。于漪、魏书生、李镇西、余映潮、王君等老师在自身读写方面所付出的劳动都是非常巨大的。


媒体资源。随着信息时代的飞速发展,现代教学媒体资源在写作教学中的应用越来越普遍,越来越深入,除了传统的纸质媒体在继续发挥作用,新的媒体在强势介入,如幻灯、投影、录音、电视、多媒体大量进入课堂,特别是网络媒体深得师生的喜爱。人们将网络中获得的信息引入写作课已很普遍。现在的问题倒是“量”的适度把握和利用的效率问题。此外,还有照片资源、音乐资源等也在走俏。


写作资源开发的渠道极为广泛,有了丰富的资源还有一个如何进行科学的艺术的设计问题。我认为,教学设计可以从下面几个方面去思考:(1)综合性。上文我们是分别从不同的角度做介绍的,而在实际备课时常常是综合运用多种资源来设计教学流程。比如熊瑾老师的《亲情唤真情,情意化诗意》一课(《语文教学通讯》20087-8B),从播放MTV《父亲》起营造氛围,导入新课,接着播放音乐短片,穿插交流讨论,再欣赏大屏幕出示的诗歌《读你》片段(配乐),穿插交流,引起教师对自己父亲的一段回忆(师生均动情、掉泪),教师随机引导学生回忆自己的父亲,课堂进入高潮,然后进行写作训练,水到渠成。本节课先后多次运用了教师资源、学生资源、媒体资源等,收到了很好的教学效果。(2)趣味性。所选资源要考虑是不是学生所喜闻乐见的,是不是符合这一年龄学生的兴趣和爱好。如果背离了这一点,资源再多,有时也是白搭。(3)鲜活性。无论哪类资源,只要是新鲜的,充满时代气息的,又是符合写作指导要求的,这样的材料,肯定是容易受欢迎的,容易激发学生的联想。比如娄胜文老师设计的《此时“有声”描“无声”》 (《语文教学通讯》20087-8B)一课在“情境拓展”训练时设计了三个情境:1、考场里,大家认真答题……2、夏夜,楠溪江边上,清风如沐,月色迷人,朦胧静谧……3、汶川地震募捐演出晚会高潮,主持人、观众泪流满面,会场陷入静寂……一位同学写出了汶川大地震举国默哀的情境。娄老师的点评是:“你这个情境想得比我好,我怎么没想到呢?”马上倡议全班都来写。结果都写得不错。而如果硬要求学生写第一或者第二个,就不会产生这种教学效果。(4)适度性。我们提倡引进相关资源,但也要适可而止,万不可喧宾夺主,冲淡了训练目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