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在光荣的荆棘路上

程韶荣,2005年被评为江苏省中学语文特级教师,东台市教育局教研室中学语文教研员。潜心语文教学改革,数十篇论文在《中国教育报》、《江苏教育研究》等报刊发表,2001年起,主持省教育学会“十五”立项课题“开放式作文教学的实践研究”;2005年,又加盟了苏州大学朱永新教授领衔的“新教育实验”团队,“东台市师生共写日记”课题成为国家“十一五”规划课题的子课题。在开放式作文教学等方面进行了富有成效的探索,出版专著《和文学少年谈心》、《日记导写》,撰写的论文《文学社团建设之我见》在《中国校园文学》杂志发表,后被人大复印资料中心转载。2006年在全国性实验研讨会上交流东台市的日记教学经验,获“日记教学和研究突出贡献奖”(全国共15人)。


 


 


 


 


 


探索在光荣的荆棘路上


 


程韶荣


 


如果可以把语文教学研究领域比作一座大花园,那么,引领我踏进这座大花园的第一人,应当是他——前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应当是他的那本书——《给教师的一百条建议》。特别是其中的两篇文章(两条建议)——《提倡教师在日常工作中做一些科学研究》(第95条)和《关于写教师日记的建议》(第46条)。再具体一点说,对我影响最深的是他的这么两段话:“如果你(指校长)想让教师的劳动能够给教师一些乐趣,使天天上课不致变成一种单调乏味的义务,那你就应当引导每一位教师走上从事一些研究的这条幸福的道路上来。”“我建议每一位教师都来写教育日记。教育日记并不是什么对它提出某些格式要求的官方文献,而是一种个人的随笔记录,在日常工作中就可以记。这些记录是思考和创造的源泉。那种连续记了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的教师日记,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见该书第9546条建议)。就是这样的两句话,伴随我走过了二十来年。


叩开语文教学探索的第一扇门。现在我们谈到教育科研,马上就会冒出一个词“课题”。可是,在我刚刚走上教学岗位的时候,还没有什么课题立项的做法。因此,对一个新教师来说,如何在未来的工作中有所作为,心中还是比较浑沌的。1982年,我分配在本市唐洋中学(中学母校)任教高一两个班语文。不懂语文教学怎么办?那里,有许多教学经验丰富的老教师,我经常向他们请教。不会搞教育科研怎么办?我就借来《科学研究的艺术》(贝弗里奇著)《教学教育过程最优化》(巴班斯基著)《教育学的理论问题》(大河内一南著)等书,自学时做了大量笔记,收益匪浅。不会搞语文教学科研又怎么办?我就大量阅读语文教学报刊,勤写阅读笔记。为了解全国各地名师的教学风格,我自编了一份名师通讯录。那时,我也喜欢“追星”,非常投入地读魏书生等名师的著作,并有幸得到了上海的于漪、钱梦龙,安徽的蔡澄清,吉林的吕志范,天津的及树楠等名师的书信指导,还得到过北京师大张寿康教授、华东师大谭维翰教授、东北师大朱绍禹教授等的信函指点,让我少走了许多弯路。


在教学实践中,我不断检讨教学上的失误,尝试在日记中写了一些零星的教学随笔(可惜当时不知道直接在教案后写“教后记”)。这种“检讨”式的反思是受了语文教育家叶圣陶先生的影响。我读过他刚从教时的大量日记,叶老经常在教育日记中自责,教不好有愧于学生。(参见拙作《青年教师时期的叶圣陶》《语文学习》19848期)在日记教学方面,我提出和学生一起写、一起交流的想法,得到了同学的一致响应。我每周末阅读学生日记,做摘记,给每位学生留一张阅读卡片,下一周评讲,同学们当时很兴奋,后来就变成很期待。从高一第一学期起,每学期都要求学生抄录一篇自己最满意的日记,写一篇日记随感,总结自己的成功和不足。这样,经过三年,我的语文教学实绩得到了同行的认可,同时,我还收获了厚厚的12本资料(6本学生优秀日记选,6本学生心得集)。这是多么难得、多么珍贵的教学研究的第一手素材啊!就在1985年暑假期间,我津津有味地、反反复复地翻阅这些青春日记、心灵日记,最终完成了六万字的长稿《和中学生谈日记》,试图比较系统地总结如何指导中学生写日记的经验。由于当时对此深入研究的成果不是太多,所以,我的文章在1986年的《青少年日记》杂志连载了整整一年(1988年出了单行本),并收到全国许多中小学生的来信。也许,正是这一次教学上的成功,让我尝到了甜头,看到了它对作文教学的有效帮助,以后,我每接一个新高三班都坚持指导学生写日记。


领略语文教学探索的“万紫千红”。语文教学的实在园地实在太大、太美,只要你有兴趣,到处都能欣赏到幽美的风景。在告别了教学的适应期之后,我开始以日记教学为基点去探讨提高阅读教学和作文教学的诸多问题。比如关于课堂教学的如何导入我写了《阅读教学中的“倒教法”》,关于单元教学我写了《单元教学好处多》(八十年代单元教学还处于草创阶段)。在作文教学方面探索更多一些,比如我写了《作文“精批细改”的现状与思考》《转移作文教学的着力点》《流行歌曲对作文的渗透》《正在走俏的争辩性议论文》《作文教学的宽容艺术》《作文教学的激励艺术》《课外练笔的特点及其形式》《课外练笔要加强引导》《考场作文应允许有“虚假”》等等。关于作文的写作方法也作了比较全面、深入的探析,先后发表的写作艺术系列文章有50多篇。


倾情浇灌文学之花。我在教学之后的第五个年头,学校给了我一项新的任务,负责三月文学社的组织工作。想不到,从此与文学社又结下不解之缘。我利用高三教学之余,给学生开设文学创作讲座,邀请一些作家、戏剧家、编辑来校为社员作面对面的指导,社员的写作热情高涨,纷纷投稿。《三月》杂志不仅在校内受到社员的喜爱,同时,推荐给有关报刊,每期都有一部分习作发表。随着发表量的不断增加,外校、外县甚至外省都有中学生向《三月》投稿。就是这本当时还是油印的非常土气的杂志,还得到了一些名家的首肯,著名诗人郭风等十余位名人题了词。小小文学社终于跻身全国中学优秀文学社团的行列。我的讲稿后来结集为《和文学少年谈心》(内蒙古人民出版社)一书正式出版,撰写的论文《文学社团建设之我见》在《中国校园文学》杂志发表,后被人大复印资料中心转载。


叩开文学研究之门。教学之初,因为对文学的爱好,我还想选择一些特感兴趣的作家作品进行精读,比如对于现代作家、学者郑振铎我收集了大量资料,并与其儿子郑尔康先生取得了联系,先后写了20来篇文章,有的还登上了大学学报,1988年,我还有幸应文化部之邀赴京出席了全国首届郑振铎学术讨论会。我对当代诗人赵丽宏、散文家谢大光的作品特别喜爱,写过一些书评。他们的优美散文深深感染了我,使我的课堂教学语言和写的文章也变得流畅起来,我也经常在课上向学生推荐他们的美文,想不到,这些作家的作品现在都进入了初中语文课本。


走上课题研究之路。1994年,我以“大语文”教学思想为指导,组织全市21所学校开展了语文教学全方位的研究,课题涉及阅读教学和作文教学的各个侧面。这次课题研究历时三年,锻炼和提高了许多语老师的科研能力,也出了一大批科研成果。2001年,我组织申报了省级立项课题《开放式作文教学的实践研究》,下设4个子课题,许河镇中学、南沈灶镇中学的《发现式作文教学法研究》,曹撇镇中学的《日记作文相长关系的研究》,唐洋镇中学《文学社团辐射作用的研究》,东台市实验初中《科学教育服务作文教学的研究》。经过一轮实验,不仅在实验学校取得了预期的效果,而且在全市大面积推广实验校的经验,现已产生了很大影响,“发现法”由作文教学扩展到了阅读教学。文学社团更是全面铺开,绝大多数学校都成立了文学社,办了社刊或社报,有6家文学社成为全国中学优秀文学社团。2005年,我们又加盟了苏州大学朱永新教授领衔的“新教育实验”团队,“东台市师生共写日记”课题成为国家“十一五”规划课题的子课题。全市有22所学校108位教师(含6位其他学科老师、6位校级领导)参与,先后召开了6次大型日记教学研讨会,推荐发表日记100多篇,习作1000多篇,编辑学生优秀日记选个人专集21本,教师优秀日记选个人专集4本,涌现出日记少年100多个,日记名师20多个,日记名校10个。东台市的日记教学经验2006年在全国性实验研讨会(北京)上交流,我本人也因此荣获了全国第三届日记与日记文学论坛组委会颁发的“日记教学和研究突出贡献奖”(全国共15人)。


探索之余的感悟。回顾走过的漫漫教研历程,我感受最深的是这么一个关键词:“日常”。我欣赏苏霍姆林斯基的那段话中带有“日常”二字,因为它跟我拉近了距离,使我打消了教育科研的神秘感和高深感。在日常的教学生活中搞一点教学研究,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我们常说,平平常常才是真。教育教学的真谛、真经也隐藏在看似日常的实际工作中,我们无须埋怨什么,也大可不必过多企求什么,照样可以收集鲜活的第一手教学资料,这是十分宝贵的富有科研价值的素材。而要出成果,就是要从点点滴滴的日常行为入手收集材料,离开了这个,什么也无从谈起。这是日常积累。其次是日常阅读。当一名语老师,当然要比其他学科的老师读得更多一些,知识面更广一些。我曾经订阅过十余种报刊,特别是书讯类报纸,现在我一直订阅的是《中华读书报》。我自编过全国最新书目,一有机会就托人购买或邮购。我有逛书市的癖好,更有阅读做摘录的习惯,可惜由于时间的原因读得还不杂、不深。三是日常写作。语老师的写作应力求与教学紧密结合起来,不妨多练练笔,练几付笔墨,能写点文学小创作,散文或其它什么的,不必一定要达到发表的程度。能写教学论文,普及性的,学术性的都可以试一试。写作要少一点功利,也不要急于求成,或是一曝十寒。我从1982年到1993年,12年共发表126篇,平均每年10篇左右,最多的一年20篇,最少的一年也有6篇。我的日记写作从1982年起至今从没有中辍。我的许多论文的素材和观点都来自于日记,它对教学科研的功用是其它方式所难以替代的。


教学之路是光荣而幸福的。但是,要收获丰收必须付出艰辛的劳动,急躁不得,浮躁不得。我在1991年《江苏教育》第一期“当代青年教师”专栏发表的《为了在贫瘠的土地上夺取丰收》,也许可以视为我第一个十年走向成熟的标志吧。而想成为一名有教学个性、有独特风格的教师,谈何容易!它需要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磨练和执著的追求。教学的探索就是这么神奇,而又这么平易。我一直在反复琢磨的是苏霍姆林斯基的一句话:“对这节课,我准备了一辈子。而且,总的来说,,对每一节课,我都是用终生的时间来备课的。”一节课是如此,语文教学的其它问题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我将永远深味这句话的丰富内涵。

《探索在光荣的荆棘路上》有2个想法

  1. “教学之路是光荣而幸福的。但是,要收获丰收必须付出艰辛的劳动,急躁不得,浮躁不得。”
    是啊,我一定会牢记恩师的教诲,幸福地行走在学、教、研的路上。学无止境,教无止境,研无止境。我知道,我现在还站在语文教育教学这座大山的脚下,但我愿意向着山的高处努力攀登。于是选择了艾青的诗句作为今后的自勉——道路在前进中延伸,跋涉才有豪迈的歌!

  2. 热烈祝贺程兄落户中华语文网![quote][b]以下为程韶荣的回复:[/b]
    金国兄:我是新手,请多批评指导。谢谢你的祝贺。程韶荣[/quote]

发表评论